当前位置:中国食品安全法治网 >> 内 刊 >> 往期回顾 >> 浏览文章
塑化剂:雷达之外的隐形炸弹?
来源:《食品安全法治》2011年第3期 作者:佚名 日期:2011年08月24日

塑化剂:雷达之外的隐形炸弹?

 

半月谈*

 

海峡对岸的塑化剂风波震惊了大陆民众,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也第一次知道这个“带毒的字眼”。

食品添加剂首当其冲。61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出紧急通知,要求餐饮服务单位立即禁止采购和使用广州市美益香料有限公司生产的番石榴香精,广东省江门市高迪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绿茶粉、液态酥油和蛋牛奶香油,江门市展望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面包酵素改良剂,杭州溢香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桂花香精、绿茶香精、杏仁香精。

不久,大陆药品被检出塑化剂。618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再度宣布,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在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中检出邻苯二甲酸二异癸酯(DIDP)。这邻苯二甲酸二异癸酯又是一种有毒塑化剂。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决定立即停止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产品的销售和使用,已进口上市的由企业召回。

原来,除了从台湾输入的食品之外,塑化剂早就来到了我们身边。如果没有这场风波,我们又何时才会得知?

 

我们生活中的“塑毒”

截至530日得统计数据显示塑化剂牵涉的台湾厂商达到206家,可能受到污染的产品522项,几乎所有台湾主要食品厂商都牵涉其中。包括统一企业,长庚生物科技,白兰氏,台糖、台盐等知名厂商都陆续发现部分产品遭到塑化剂的污染,这些产品不仅涉及到运动饮料,水果饮料、茶饮料,就连水果糖浆、儿童钙片、乳酸菌咀嚼片等都统统卷入了其中。

 

香港受访者99%体内含致癌“塑化剂”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香港浸会大学生物系一项研究发现,在二百名市民的血液样本中,九成九含有“塑化剂”。但由于“塑化剂”未纳入香港恒常食物监察计划内,令市民进食后“中招”也不知。负责研究的浸大生物系副教授黄港住表示:“这类化学物料有可能一直存在于食物中”,直至台湾爆发有关风波后,才令港府“如梦初醒”。

台湾卫生署发现早于五年前已有公司将塑化剂混入食品,浸大生物系早于2010年八至九月,经红十字会转介三百名市民的血液样本进行化验,其中再抽取二百名市民血液样本,竟发现九成九人的血液样本中均验出有“塑化剂”。黄港住解释,由于血液化验无法追查污染源头,但某程度上反映“这类化学物料有可能一直存在于食物中”,市民进食多时也不自知,而且有关物料易被人类接触及吸收。

黄港住形容事件犹如“翻版三聚氰胺”,以往只会在幼童的玩具、指甲油或医疗仪器中,发现含有微量塑化剂,“无人估到有人故意添加于食物中”。他说,香港恒常食物检测并未有把“塑化剂”纳入计划内,呼吁市民小心选择食物,以及建议港府更新检测范围。

浸大生物系用白老鼠作进一步研究,发现曾经服食“塑化剂”的老鼠,诞下的后代以雌性为主,并会影响其正常的排卵;即使诞下雄性,其生殖器官较正常的小三分之二,而精子数量亦大减,反映“塑化剂”毒性属抗雄激素活性,造成内分泌失调。黄港住说,研究可以应用到人类身上,显示长期摄吸“塑化剂”对男性的影响较女性大。

面对台湾“黑心塑化剂”风波不断扩大,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出席公开活动后透露,食安中心已与台湾当局跟进,并与香港进口商了解有否进口有问题的运动饮品;同时若有饮品与台湾受污染饮品为同一来源,当局会劝喻进口商先行落架,然后抽取样本化验。食安中心将加强检查由台湾进口的所有食物产品,特别增加检查有可能添加塑化剂的产品。

周一岳表示,若入口商不自律,继续出售或存有有问题产品,当局可援引法例,将回收范围扩大。他说,食安中心会因应情况,若认为有问题产品容易流入香港市场,或市场情况并不清晰,亦可采取适当的措施,包括动用法例令有关产品落架及停售,防止有问题产品流入本地市场;香港的进口商亦要配合其生产商在台湾的情况,若其产品不可在台湾出售,亦不应外销至其它地方。

此外,台湾饮品连锁店“日出茶太”的百香果汁被台湾当局验出含有致癌的塑化剂,香港“日出茶太”同系列产品亦被怀疑有问题。香港食物安全中心表示,已派员到“日出茶太”分店抽取样本化验,料本周有结果。“日出茶太”香港发言人说,在未有化验结果前,饮品已转用新鲜果汁。

 

台湾30年来最严重的食品安全事件

“大家都认为,一向以制度健全为傲的台湾出现了‘松动的螺丝’。”台湾大学食品科技研究所终身特聘教授孙璐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打破了台湾长久以来的优越感,我们的制度、信誉和安全都备受考验。”

“一切起于偶然,又是必然。”孙璐西对记者介绍说,事情的起因缘于一次偶然的检测,但后期的追查发现,“这是个大范围的、长久存在的问题。”

今年4月,台湾卫生部门例行抽验食品时,一位检验员发现一款“净元益生菌”的检测色谱中出现了异样波纹。“但由于这些波纹不在食品检验表目录中,因此一般的检验员不会注意,超标了也不知道是何种物质。”正在调研此事的孙璐西告诉记者。

 “而这位非常尽责的检验员通过反复实验和比对明确了超标物质的身份塑化剂。”孙璐西介绍说,塑化剂是一种有毒的化工业用塑料软化剂,属无色、无味液体,添加后可让微粒分子散布更均匀,因此能增加延展性、弹性及柔软度,常作为沙发、汽车座椅、橡胶管、化妆品及玩具的原料。“居然在食品中发现有毒化工原料,着实让人吃惊!”

随后,经台湾卫生部门调查发现,塑化剂是被添加在起云剂中的。“合法、限量的起云剂对人体是安全的,是经台湾‘卫生署’批准通过的一种乳化剂,主要用来防止运动饮料或食品沉淀,增加口感。”孙璐西说,“台湾产起云剂的主要成分应为棕榈油和软化剂,可是,不法商贩为节约成本,用塑化剂替代了棕榈油。”

经台湾卫生部门追查发现,“含毒”起云剂居然来自台湾最大的起云剂供货商昱伸香料有限公司(下称“昱伸香料”),它是台湾177家企业的原料和食品添加剂供应商。

至此,此事才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自525日起,台湾各部门和媒体都开始大范围追查相关的食品和企业。

“有人恍然大悟,难怪台湾生育率已降为全球最低,难道是因为塑化剂吃太多的关系吗?”徐心怡告诉记者,“已经有台湾专业医疗机构公布数据称,这几年台湾妇女罹患乳腺癌的比例增长3倍多,诱因直指塑化剂。类似的消息还有很多,似乎在一夜之间,台湾所有的健康问题都找到了‘元凶’。”

但孙璐西教授认为,这个恐怖的实验结果并没有得到台湾学术界的认可。“我是在媒体上看到这个实验的,实验具体情况并没有得到进一步证实。”同时,她表示,“塑化剂中的DEHP (邻苯二甲酸酯)成分被台湾‘卫生署’明确归类为第四类毒性化学物质,比三聚氰胺毒20倍,按照现在检测出的含量,一个人每天喝一杯500毫升掺了DEHP饮料就会对健康造成危害。”更令人震惊的是,530日,昱伸香料负责人赖俊杰坦承,他在起云剂中添入塑化剂已将近30年,而早期所用的DOP(通用型增塑剂)比DEHP更毒,一直到5年前,才改用DEHP

“我们吃了‘塑化剂’30年?”孙璐西一字一顿地说,“这是台湾近30年来最严重的食品安全事件。”

 

大陆药品查出“塑化剂”

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在我国大陆销售的商品名为力百汀,是一种干糖浆,用于治疗上呼吸道及下呼吸道感染,生殖泌尿道感染,皮肤及软组织感染,骨和关节感染,以及其他敏感菌引起的感染。

这个产品在香港、台湾销售的商品名为安灭菌。在台湾,该产品被检测出DIDP,并已在多家医院暂停使用。69日,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在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销售的安灭菌中查出塑化剂成分(DIDP),并于当天下令回收该产品。

9天之后,我国内地也在该产品中检测出DIDP

618日记者致电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时,该公司似乎也是刚刚得知自己的产品被叫停的消息。

该公司给记者发回的解释称,“我公司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的官方网站了解到SFDA对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液(糖浆)的召回决定,我公司将遵照执行,目前正在制定具体的回收细节”。

这份解释没有提及该公司人为添加DIDP的可能。

 “我公司确认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糖浆)的生产过程中没有故意使用DIDP或者任何其它的邻苯二甲酸酯。通过检测,我公司可以确定药品的活性成分、赋形剂和调味剂,以及最终未分装的药物中不含邻苯二甲酸二异癸酯(DIDP)。目前可判断DIDP的唯一来源是瓶盖中的塑料内层,进一步的调查还在进行中。”

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企业传播和公共关系部马媛告诉记者,公司生产的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糖浆)样品中所检测出的DIDP是极微量的,显著低于美国和欧洲官方认定的安全限度,对人体不会构成风险。而且,“目前未收到与此相关的不良反应报告”。

这样的说法与该公司同样产品在香港被叫停后,该公司的公开表态一致。在香港被叫停后,该公司公开表态称,该产品依然是安全的。

然而,疑问并未消除,如果该产品不会对人体构成风险,依然是安全的,那么包括香港、内地在内的监管机构为何会要求该产品停止销售和使用,并要求召回已上市产品?

 

更多的细节尚未公开

记者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取得联系,但被告知目前没有更多的信息公布。

葛兰素史克公司是否人为添加塑化剂?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中DIDP的含量是多少?该产品在中国内地有多大的销量?有多少患者会是该问题产品的潜在受害者?DIDP究竟对人体有何种直接、潜在的伤害?葛兰素史克公司的其他产品中是否也存在同样的问题?

这些疑问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与葛兰素史克公司均未得到解答。

在今年3月,葛兰素史克公司发布2010年度企业责任报告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安伟杰(Andrew Witty)曾表示:“我们承诺以负责任的方式经营所有业务。这意味着我们以我们的价值观和原则为指导,在工作方式和回应利益相关人的需求和期望时保持透明。”

仅仅3个月,当面对产品被叫停时,该公司对信息的公开却不那么透明。

据了解,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干混悬剂是进口产品,并非在我国境内生产。

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记者查询到,该产品最早的发证日期为19991120日,厂商国家为英国。也就是说,这种产品在我国内地已经有近12年的销售历史。作为常用消炎药阿莫西林的一种剂型,可以猜测,该药品的使用者不在少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记者,如果说葛兰素史克不是主动人为添加DIDP,那就说明该公司的产品存在质量隐患。药品做成干混悬剂就是为了保证稳定性,如果是因为瓶盖导致药品中出现塑化剂,这个药品的稳定性是值得怀疑的。

该专家表示,葛兰素史克是全球知名的药品生产企业,如果这样的企业都会出现问题,很难想象那些普通的中小企业是否会存在同样问题。

 

塑化剂监管是否存在漏洞?

有消息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在开展对药品中塑化剂的检测排查。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塑化剂依然是个陌生的名词。

根据公开资料,塑化剂是一种增加材料柔软性或是材料液化的添加剂。塑化剂种类多达百余种,但使用得最普遍的是一群称为邻苯二甲酸酯类的化合物。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是一个大类,其包含若干种化合物。

邻苯二甲酸酯在人体和动物体内发挥着类似雌性激素的作用,可干扰内分泌,使男子精液量和精子数量减少,精子运动能力低下,精子形态异常,严重的会导致睾丸癌。也有研究发现,与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或类似物质接触较多的人群中,肿瘤、呼吸道疾病的发病率相对较高,其中的女性易发生月经紊乱和自然流产。世界各国对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的使用都有明确的规定。

今年61日,卫生部发布《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名单(第六批)》,其中就包含了17种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有DEHPDINPDMPDEPDPP等等。这就意味着,在此之前,卫生部门并未对食品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保持足够重视。

我国《食品器具容器包装卫生标准》规定,DEHP溶出限量标准为1.5ppm以下,而食品中则不得添加。

在药品中,仅有邻苯二甲酸二甲酯(DMP)、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三种可以用于药品生产。在我国药典中,邻苯二甲酸二乙酯(DEP)还出现在药用辅料目录中。

然而,在具体的食品、药品生产中,却不断有不同的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出现。例如此次葛兰素史克公司产品中被查出的DIDP,例如在食品中查出的DEHP

有药学专家表示,目前我国还缺少对塑化剂用于药物的安全性研究,对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的具体使用量和检测方法、标准等,都还没有相对详尽的规定,也缺少系统的研究。

65,卫生部在其网站上就台湾地区塑化剂污染食品事件消费者关心的问题一一作答。卫生部指出,DEHP等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对健康的影响取决于其摄入量,偶然食用少量的受DEHPDINP(一种主要的增塑剂)污染的问题食品不会对健康造成危害。

但对于具体食用多少才会对健康造成危害,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一个典型的例证是,在我国的食品、药品包装上,都几乎看不到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的含量。

塑化剂的问题,再一次暴露了国内食品安全检测上的“硬伤”。一颗“隐形的炸弹”在我们的雷达上面不可见,只有爆炸的那一刻我们才会惊醒……
返回首页】【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制度创新
下一篇:欧盟食品安全神话破灭,全球食品安全面临挑战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中 国
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
09038275号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
行业协会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